当前位置:文化记忆温岭方言

搜索本站:

 

温岭地方歇后语

    未经本站许可,该篇不得擅自转载                                      更新时间:2013-9-2    编辑:王敬 陈人斋    返回温岭方言


吃谷两只鸟骑梗两只鸟——梗头

脚后跟头搭桐油——活头活脑

菜篮盛老酒——全漏完

秤砣脱落水——无声无息

菜篮打水——一场空

小狗脱落茅坑里——吃肚饱

太阳照进竹管里——机会难得

墙头草随风倒——毫无立场

懒婆娘脚纱——又长又臭

老虎出山——浑身是胆

炮台上的麻雀——吓破了胆

耗子钻竹筒——死不回头

疯狗咬月亮——不知天高

叫公鸡下蛋——异想天开

山沟里的田鸡——目光短浅

老鼠拉骆驼——不知高低

乌龟爬旗杆——妄想升高

黄昏的燕子——不想高飞

山鹰停在岩顶上——站得高看得远

驴皮煮膏——慢慢熬

老牛挨鞭子——忍辱负重

水缸里的金鱼——没见过世面

大象的鼻子——能屈能伸

孔雀的尾巴——翘得高

半夜吃黄连——暗中叫苦

磅秤上放粒芝麻——无足轻重

棒打鸭子——呱呱叫

棒打鸳鸯——两分离

擀面杖吹火———窍不通

包公断案——铁面无私

包子馒头放一笼——都争气

抱着枕头做好梦——空欢喜一场

炮竹的脾气——一点就炸

背着唢呐坐飞机——吹上天了

抱元宝跳井——舍命不舍财

抱着琵琶进磨房——对牛弹琴

怀里的西瓜——十拿九稳

老鼠掉进米仓里——因祸得福

初一的月亮——不明不白

窗口吹喇叭——名(鸣)声在外 

床底下吹喇叭——低声下气

床上放枕头——置之脑后

大姑娘盼儿子——想得太早

大姑娘上轿——头一回

大炮打蚊子——大材小用

电线杆上插鸡毛——好大的掸(胆)子

毋教嘞愁愁格六月毋日头——自寻烦恼

贼去了关门——迟了
瓮中捉鳖——手到拿来
阎罗王面前——没放回的鬼
马蹄刀木勺里切菜——水泄不露
孙武子教女兵——十捉九着
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
披麻救火——惹焰烧身 
灯蛾扑火——惹焰烧身
一佛涅磐二佛出世——死去活来
割猫儿尾拌猫儿饭——自供自
佛面上去刮金——刻薄
雪狮子向火——酥了半边
李逵骂宋江——过后赔不是
李逵断案——强者有理
李逵敬酒——非喝不可
李鬼劫路——盗名欺世
林冲到了野猪林——绝处逢生 
林冲误闯白虎堂——单刀直入
林冲雪夜上梁山——逼的
李逵上阵——身先士卒
史进认师父——甘拜下风
林冲上山—— 官逼民反
孙二娘开店—— 谋财害命
时迁偷鸡—— 不打自招
潘金莲给武松敬酒——别有用心
李逵升堂办案——乱打一通
武松看鸭子——英雄无用武之地
武大郎上墙头——上不来下不去
梁山兄弟——不打不亲
鲁提辖拳打镇关西——-抱打不平
梁山的军师——无用(吴用)
武大郎攀杠子——够不着
潘金莲不在家——没人伺候武大郎
武大郎敲鼓——懵了点子
武大郎玩夜猫子——啥人玩啥鸟
武大郎趴在桥底下——瞅空
李鬼的板斧——冒牌
杨志卖刀——英雄末路
老虎扑食——三股劲
豆付脑儿挑子——两头热

肚里的瘤子——心腹之患

肚里点灯——心里明白

肚子里撑船——内行(航)

脱裤放屁——多此一举

大虫头老鼠尾——有始无终

矮子踩高跷——取长补短

拔节的竹笋——天天向上

半路上出家——从头学起

出了土的笋子——冒尖

船头上跑马——转不过弯来

窗户纸糊隔墙——一点通

对着靶子射箭——有的放矢

赶牛进鸡舍——门路不对

高山顶上放风筝——起点高

花盆里栽松树——成不了材

理发店收徒弟——从头学起

五个和尚化缘——三心二意

笨贼偷捣臼——勿会算

夜市送了做月半——小算算

砻糠搓绳——起头难

走箬横横石塘——舍近求远

雉鸡毛横解——威风凛凛

做生作旦——耍脾气

肚痛怨刺瓜——怨天尤人

肚里捋上捋——七上八下

硬卵捣虾弹——对着干

鞋紧袜勿紧——拖拖拉拉

翻眼勿认人——不讲情义

做神做鬼——搬弄是非

矮卵爬天梯——不可能

笨贼偷捣臼——做蠢事

弹糊钻竹棍——自找死窟

头角朆擂圆——不懂世事

洞里火赤链——阴险奸诈

隔行如隔山——一窍不通

大虫卵弄伤——心有余悸

假酒三分醉——借题发挥

掼铢耜镂根头——究根问底

掼卵勿转肩——死板

蟹血灯芯灰——无影踪

好望呒处吃——不中用

脚骨弹三弦——抖勿息

竹竿头鸭子——呵护有加

狗嘴猢狲面——丑极了

尖底红毛瓶——呆不久

脚头前向出——要离开

缠牢破碎臭——甩不掉

髋臀头一粒虱——太小了

髋臀头生剌——坐不住

癞头抓痒——落不到实处

烂田翻捣臼——越陷越深

老爷显外洋——名声在外

老倌吃硬饭——难办

卖柴捶膏药——自我吹嘘

望着打嚏——讨厌

毛病月里起——早了

眼泡皮罩把起——仔细看

蹩脚伍跟跫——没主见

口舌撩鼻头——刚刚好

口渴吃盐卤——无法可想

吃酒量家当——量力而行

生猪头难拆——棘手

山门外刨椽——走错门 

柴牛讨田犁——自讨苦吃

歪到裤档外——不讲理

黄胖捣年糕——吃力不讨好

屋倒连夜雨——倒霉透顶

手长衫袖短——心有余而力不足

头发忖空心——绞尽脑汁

苍蝇跟狗卵——寸步不离

苍蝇添秤头——增添一点

板坑里咯石头——又臭又硬

刀切豆腐两面光——老好人

下水面塞漏洞——徒劳

上了踏床还想上眠床——得寸进尺

死人髋臀楼屁哽——白费劲

天罗丝白扁豆绕牢一棚厢——理不清

话到嘴边留三分——要多思

乌龟爬七石缸——力头白用

杀鸡教猢猻——吓人

太公头显起——躲过一劫

趿鞋拔脚纱——拖拖拉拉

乌龟碰着鳖——咬牢勿肯息——不松口

藤死瘪勿烂——无精打采

黄脯鱔假死——假装

贪便宜吃穷——活该

冬至烧棺材勿想转来回——做得太绝

张六嫂识偷勿识讨——不知好歹

脚踏两船心勿定——犹豫不决,

拉白屁过钱塘江——不切实际

被絮袋布帐——亮对亮

门唇牙打断咽肚里——自认倒霉,

麻袋里的钉——里戳出

呒告嘞愁愁咯六月呒日头——瞎操心。

月亮上山潮到滩——随时就到

牛倒吃牛头羊倒吃羊头——立场不稳

走路吓跌吃饭吓噎——胆小鬼 

只吓魇死坐起过夜——愚蠢之极

蛇注度贫搬——一物克一物

水底咯鱼肚里咯儿——难捉摸

手肘头打断拐进——共同对外

只顾羊朊袋勿顾羊性命——顾此失彼

眉头绞来马蹄酥样——心烦

裳鱼头颈矾勿癟——屡教不改

暴剃头碰着连鬓胡——困难

夜市送了做月半——小算算,

矮卵蹲地泡——料勿到

老鼠尾巴生毒——大惊小怪。

老师行的家伙度娘头的脚肚——摸勿得

盐虾过酒——自作自受

匹嘴豆腐脚——不牢靠

燥炉灰——满天飞

嫁囡发贴.——行例勿识

横山头过眼——肖村(少忖)

八八六十四——有板有眼

米筛当镜照——望穿了
乌龟背石板——硬碰硬
 月亮下点灯笼——亮对亮
 大虫头搔痒——好大胆
哑佬吃苦瓜——有苦讲勿出
牛皮灯笼——肚里亮
 狗咬猪尿脬——白乐一场空
 猛火炒黄豆——皮焦里勿熟
 黄胖捣年糕——吃力勿讨好
洗脚桶里呒水——燥白辨(辩)

笼大上的杨梅——挑上挑的好货
 苋菜籽劈四架(瓣)——勿能再小
 死鳖还要卖三十六钿——行市勿懂
 老鼠钻风箱——两头受气
 矮人撞钟——记记落空
 落雨天担稻秸——越担越重
白铜元宝——假东西

 


温岭市档案局(馆)主办,叶学政设计、制作

单位地址:浙江省温岭市人民东路258号行政中心大楼三楼

电子邮箱wlsdaj@tom.com  领导信箱

浙ICP备16047126号  公安部备案号:331081020003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