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馆藏撷英-内容

搜索本站:

 

查阅温岭民国档案 联想鲁迅《阿Q正传》
——民国初期的七个档案文件漫谈

                    作者:王敬        更新时间:2017-01-12   返回馆藏撷英


1911年10月10日革命党人武昌起义成功后,全国各地响应革命,清朝原有的22个行省中的17个省先后宣布独立。1912年1月1日,孙中山宣誓就任临时大总统,下令定国号为“中华民国”。但是,2月隆裕太后诏袁世凯组建临时共和政府,授权袁世凯总理政务统兵镇压革命。袁世凯一面进行军事压迫,一面与革命党接触,要求以逼迫清朝皇帝退位为条件以换取共和国总统职位。孙中山和革命党人为了达到“以和平收革命之功”的目的,在袁世凯通电全国声明赞成共和,答应以和平手段迫使清帝退位之后,让袁世凯当上了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由于当时袁世凯也大力支持民主,一时间,民主的气氛较为浓厚,几百个社团、几十个党派群起纷立,如雨后春笋般地出现在中国大地。革命的风波也震动了素来交通不便的浙江东南海隅太平县(1914年改名为温岭县),自由党、民主党一时在太平县也成为颇有影响的政治团体。温岭档案馆保存的七个民国初期档案是武昌起义后至二次革命前后这个特殊时期的中国政治形势的最好证明。

下面(一)——(四)四个有关太平县自由党、民主党在本地活动情况的有关档案文件,给我们提供了研究当时太平县社会形势的资料。

文件(一) 
知事鑒鈞:
敬稟者日前造
署,面許本月左右親身蒞會,一光敝黨。現時間已到,各議員紛紛催促,故特遣價①來
署,再懇從速降臨,以匡不逮。又必須預訂日期,使諸同人得有所準備,此不第敝黨之光寵,將來民主共和之促進未必非公造之也。事關大局,伏乞撥忙戾止,勿複延緩為盼,端此函請。並敬
勳安統維
朗照不具 

自由党太平支部理事長 曹慶雲頓首 

中華民國元年舊曆三月二十日


文件(二) 
中華民國自由党浙江支部理事長許 諮②
    案據本党黨員柯國璋、吳鵬翔、陳乃楫、趙 枚、 林 銘,系本支部委辦太平分部。業於本月初九日攜帶章程、收據、鈐記前往太平舉辦。但恐風氣不開,有礙進行,相應備文諮請貴知事照集會自由憲法,一體保護,還希一面出示曉諭人民,以促共和之進步。望切望切,須至諮者。
    右 諮
太平縣知事

中華民國元年五月三十日
(六月五號發到)


文件(三) 
民主黨浙江支部照會
    竊敝黨奉大總統正式委任成立後,業於各省各縣皆設立支部分部。本支部有本部委任成立,所有浙江省各縣分部概歸本支部節制,現查太平縣設立分部,本支部本即派員前往。茲據太平紳士陳鼎等函稱,鼎等素抱改革政治促進共和主義,自光復後,即入國民協會共和統一諸黨,嗣聞各黨併合于民主一黨,隨改入焉,上月抄湯、孫二先生臨杭開會演說,鼎等歡迎赴會,見聞之下,敬佩莫名,惟世界愈進愈文明,社會愈推愈發達,鼎等組合同志發啟十餘人,在太平設立分部,暫埸③暫假城內中學堂,照章開會,聯絡民情,以期發達,倘蒙允准,請備文移諮 貴知事並請給發鈐記、詳章及各黨員黨證等情;准此即派陳鼎、金文治、陳又、金宗澄、陳道、江定瑞等前往組織外合行備文照會貴知事鑒核,並請互相保護,須至照會者。右照會
太平縣知事汪

中華民國元年十二月十七號


文件(四) 
中華自由黨台州分部 為諮請事:五月廿四號接奉——
自由黨總部總裁孫文、副總裁李懷霜、理事長林與樂先生函開:“據《四明日報》五月十六號載:‘黃岩有太平人曹介卿,日前近謁黃岩朱知事,持自由党章程,請為保護,將在城組織自由党分部,知事本擬力為維持,旋訪悉曹慣做花會,系著名賭棍,別無何項資格學問,至黃創辦,又無紳商學界與之聯合填名入黨,僅托公署糧戶書陳象幹代其四出招呼,入黨者多下流社會,欲藉此營利。朱知事悉此情形,遂不肯加意協助。故曹請領告示,祗發二張聊以應酬了之。噫!如此而妄談自由,亦不可以已乎云云。’即請貴部就近查實覆核等因”。
    奉此查敝分部成立伊始,所有應行選派黨員,均有備具正式公文,交伊執憑,然後分赴各縣組織黨界,惟貴縣暨黃岩等處,敝分部尚未選有其人,又無太平人曹介卿簽名入黨。乃曹介卿膽敢假自由黨名稱,給持自由党章程並無正式公文,貿要④貴知事保護,挽托糧書陳象幹四出招呼,殊屬大傷本黨名譽,撞騙營利。至曹介卿有無其人,唐之人安知不在貴知事治下私假自由黨名稱在外招謠哄騙。如有假冒組織善員情事,希請黃岩縣查辦外,希即貴知事察核預防,迅賜查辦照複。俾使轉複,毋任企禱之至。此諮
太平縣知事王
理事長 章鴻規
理 事 蔣秉銓

中華民國元年五月廿五號諮


    第一份档案是一件典型的黄伞格书信。原文中的“知事”“署”“署”“公”“勋”是为了对对方表示敬意,所以都顶格写,就是鲁迅先生的《阿Q正传》中赵秀才托假洋鬼子带上城“绍介去进自由党”的黄伞格信。《阿Q正传的成因》一文里说:“(柿油党)原是自由党,乡下人不能懂,便讹成他们能懂的‘柿油党’了”。自由党是中华民国自由党简称,是孙中山民主革命追随者李怀霜及王镇、赵控章、杨鸿春、徐麟寰、高冠吾、蔡之韶、谢树华、林与乐、梁舜传、梁炳麟、罗传等人于1912年1月8日发起,同年2月3日在上海张园举行大会成立的一个舆论界社会主义性质的政治团体。由于入党时须缴徽章费一元,凭收据发给桃形银质徽章一枚。如助经费50元或介绍入党50人以上者,则可得金质荣誉徽章。党员如不佩徽章,即取消其党员资格,其成员主要分布于江浙一带。未庄人惊服的“抵得一个翰林”的赵秀才“挂在大襟上”的银桃子就是指自由党桃形银质徽章。这份档案就是我们太平县当时许多追求自由、民主的知识青年、绅士也纷纷投入革命浪潮,加入了自由党或民主党的真实写照。档案文件说明本县当时的自由党人士为了取得地方官僚的支持,由曹庆云以“自由党太平支部理事长”的身份,去邀请太平县知事参加各议员商讨实现“民主共和”具体政策事宜的会议。第二份自由党浙江支部理事长咨文是介绍温岭县柯国璋、吴鹏翔、陈乃楫等自由党人回到太平县来建立自由党支部的文件,相当于如今的介绍信。从文中的语句和用词中看,“自由党浙江支部理事长”似乎确实有点儿“抵得过一个翰林”的味道。第三分文件中的信息告诉我们,民国元年4月18日,伟大的民主革命先行者孙中山来到杭州,素抱 “改革政治、促进共和”信念、踊跃投身革命的太平县绅士陈鼎等自由党和民主党人不畏山高路远,奔赴杭州自由党本部聆听孙中山演说后,对孙中山更加敬佩,回到家乡,为了中国发展进步、为了民主自由、为了社会文明,准备暂时借城内太平中学堂会场召开会议,准备更快发展党员,扩大革命队伍,积极开展活动,参加议员选举。据相关材料记载,第二份文件中的陈乃楫后来就是改组成国民党后的浙江省第一届议会国民党议员。这三份档中我们可以看出的一个共同之处就是,当时中国的政治形势确实是在袁世凯也支持的情况下,各地官僚地主也不得不支持民主,民主自由的气氛相当浓厚,但任何革命党人宣传 “民主、 自由、实现共和”的主张、甚至发展党员等革命活动都还是需要取得当地官府支持和保护的。

但是,革命浪潮中难免泥沙俱下、鱼龙混杂。当时,官僚、政客、社会上会党领袖出于保护自己的利益的需要,不得已纷纷“咸与维新”,加入革命党,社会上一些平日游手好闲的赌棍、流氓渣滓也趁机浑水摸鱼,借革命党人名义招摇撞骗。第四份民国档案中所说就是其中的一个典型案例。《四明日报》民国元年五月十六号登载的消息说:曹介卿原来就是著名赌棍,所以曹在黄岩城内组织自由党分部,招揽入党的人是“多下流社会”。因此,自由党台州分部郑重其事地致函太平县知事,声明“曹介卿胆敢假自由党名称,给持自由党章程,并无正式公文,贸要贵知事保护,挽托粮书陈象干四出招呼,殊属大伤本党名誉,撞骗营利。至曹介卿有无其人,唐之人安知不在贵知事治下私假自由党名称在外招谣哄骗。如有假冒组织善员情事,希请黄岩县查办外,希即贵知事察核预防,迅赐查办照复。”
如果说《药》是反映辛亥革命前残酷的社会现实,表现了资产阶级革命家没有致力于群众的思想启蒙而造成革命者悲哀而寂寞的惨剧。《阿Q正传》则是对辛亥革命后民国初年这一特殊时期中国农村社会现实的生动形象的艺术的典型化再现,反映了辛亥革命后资产阶级革命家不重视群众的思想启蒙,改变普通农民麻木愚昧落后的状况,即使“民主自由共和”的口号响成一片的情况下,革命仍然遭到封建势力残酷镇压的悲惨结局。

当资产阶级革命派努力追求“自由、平等、民主、文明”的革命声势浩大时,满清官僚和地主阶级为了保护自己的利益而假咸与维新之名投机革命。这在鲁迅先生《阿Q正传》中有非常生动形象的艺术描写:赵秀才“将辫子盘在顶上,一早去拜访那历来也不相能的钱洋鬼子”“相约去革命”,到静修庵砸碎了龙牌,把老尼姑“当作满政府,在头上很给了不少的棍子和栗凿”,顺手牵羊拿走了宣德炉。然后,茂才公、赵司晨和赵白眼也相继盘辫子,最后连阿Q和小D也莫名其妙地盘起了辫子,显示自己也加入了革命队伍。从这里我们不难想象,在同盟会、民主党自由党等政治团体改组为成为国会中第一大党——国民党的过程中,吸收了多少清朝官僚、政客和毫无革命信念的社会上的会党领袖、流氓渣滓加入其中。正因为如此,虽然国民党在国会大选获得胜利,但是民主革命先行者宋教仁在黄兴、廖仲恺、于右任等人陪同下打算到北京参照欧洲“内阁制”,以党魁身份组阁的那天晚上,却被混入革命阵营内的应桂馨刺杀身亡。在讨论宋教仁案件的解决方法中,黄兴倾向使用和平手法,在不破坏临时约法之下以法律方法抗争。孙中山对法律解决则不以为然,主张以武力讨伐袁世凯。7月12日,李烈钧在孙中山指示下宣布江西独立并发表电告讨袁。在李烈钧的带动下,江苏黄兴、安徽柏文蔚、上海陈其美、湖南谭延闿、福建许崇智和孙道仁、四川熊克武先后宣布独立。这就是所谓“二次革命”。但由于当时有人认为这是国民党为了夺回总统职位与袁世凯的权利之争,政治上缺少强大的精神支撑力和道义上的号召力,加上军事上实力根本不能与袁世凯抗衡。9月1日,袁世凯的北洋军就攻克了南京,各地只得宣布取消独立,“二次革命”失败。

下面(五)——(七)浙江都督的三个通缉令,则是二次革命中的保守势力配合执政势力为巩固自己的统治地位而镇压革命的有力证据:

文件(五) 
浙江省都督府訓令 第 壹陸肆貳 號
令太平縣知事
大總統府軍事處密函開:頃有人密稟,上海救國社社長于右任與自由黨本部借商議社黨事務為名,分函各省支部督促赴滬,提議倡亂,擬在直魯兩省設總機關為北路司令部,設總司令一人。京師設暗殺一團。東三省為東北路,設總司令部於大連,總司令一人。奉吉黑各設司令部一所,每省司令一人,要塞司令若干人。當經黃興委派各偽司令等情。奉大總統諭由軍事處分函各省嚴加查防等因,除分函外用特函知,即祈遵照辦理可也等因,准此除分行外,合亟密令仰該知事*專飭所屬一體嚴密查防,毋稍疏忽。此令
都督 朱瑞

中華民國二年玖月拾玖日


文件(六) 
    訓令
    浙江都督兼戒嚴司令官 訓令 第一千八百八十二號
    令太平縣知事
    本年十月十五日准
總檢察廳函開本年七八月間亂黨黃興等先後在贛州寧滬皖閩粵蜀湘等處地方以顛覆政府僭竊土地為目的,聚眾起事,佔據都市城寨,抵抗國軍,實犯暫行刑律內亂罪各條。現在兵事平定,各省次第解嚴,所有本案在逃人犯,亟應依普通手續嚴予訴追。查內亂罪屬大理院特別許可權,業由本廳偵查案內要犯罪跡顯著者開列名單,向大理院起訴。茲將原單照錄,即希飭屬通緝,一經捕獲,隨時解京訊辦,以彰法紀。至單開各被告中倘有在戒嚴期內業經科刑者,並祈開列見複,俾資查考,相應函請查照核辦等因,並抄附名單到府,除函複並分行外合亟粘抄原單,令仰該知事轉飭所屬一體嚴緝,務獲以憑轉解訊辦。切切此玲
計粘抄原單
都督 朱瑞

中華民國二年十月二十五日
(浙江都督之印)

內亂被告人名單
計開
(一) 寧滬之亂
(甲)首魁 黃 興 陳其美 鈕永建 何海鳴 岑春暄
(乙)執重要事務 李書城 張光曦 蔡 寅 茅廼封 徐 濤 冷 遹 章 梓 洪承點 張華甫 趙正平 戢翼翹 夏尊五 伍崇仁 吳藻華 吳浩鑫 瞿 鈞 方聲濤 吳忠信 戴天仇 王金發 沈縵雲 沈翔雲 潘月樵 米占元 趙鴻喜 沈葆義 詹大悲 黃 郛 劉福彪 居 正
(二)贛省之亂
(甲)首魁 李烈鈞 歐陽武
(乙)執重要事務 林 虎 羅 全 李明揚 周璧階 卓人機 賀國昌 劉世均
(三)皖省之亂
(甲)首魁 柏文蔚
(乙)執重要事務 龔振鵬 祁光寰 劉國棟 張孟傑 鄭贊臣 張匯滔 範光啟 鄭芳蓀 淩 毅 淩 昭 袁家聲 畢靖波 嶽貫卿 孫棨 管鵬 孫俄軒 薛子祥 王璟芳 楊冠英 連繡章 李慶祺 陳登榮 張兩人 
(四)閩省之亂
(甲)首魁 許崇智 
(乙)執重要事務 萬黃裳 李 煥 張祖涪 黃震白 左新輝 何梓林
(五)粵省之亂
(甲)首魁 陳炯明 
(乙)執重要事務 金 章 廖仲愷 杜貢石 古襄勤 朱執信 杜澄石 翁式亮 洪兆麟 鄧 鏗 李根源 
(六)湘省之亂
(甲)首魁 譚人鳳 
(乙)執重要事務 程 潛 陳子楷 闥 強 唐 蟒
劉文錦 余道南 童錫梁 黃 鉞 周震麟 陸潤儀 柳聘農 周召期 龍 璋 劉 鐵 張孝准
(七)蜀省之亂 
(甲)首魁 熊克武
(乙)執重要事務 張 煦 
(八)關於亂事者 
孫 文 張 繼


文件(七) 
訓令
浙江都督兼戒嚴司令官 訓令 第一捌柒貳號
令太平縣知事
案查前據確報,前充後路右翼哨弁周旭斌有圖謀煽亂情事節,經本府先後電飭後路巡防梅統領密拿解省訊辦在案。茲複派員複查,據稱周旭斌綽號小老周,系台州著名土匪,疊犯巨案,未曾捕獲,呂東升利其黨眾,引為爪牙,現已隨呂離麗,聞在台處一帶糾合羽黨,密謀起事等情。除令飭梅統領仍遵前飭密拿解省並分行外,合行令仰該知事迅即會營嚴密協緝,務獲解辦毋延。此令都督朱瑞(浙江都督印)

中華民國二年十月十九日(浙江都督之印)

 

这三份档案是袁世凯下令通缉“在赣州宁沪皖闽粤蜀湘等处地方以颠覆政府僭窃土地为目的,聚众起事,占据都市城寨”孙中山等一大批“乱党”人士后,原先与后来发动护法斗争的蔡锷一样保持中立的保守势力浙江都督朱瑞突然变脸为反对革命的急先锋,不仅积极配合袁世凯下达通缉于右任、黄兴、陈其美等革命党人的训令,还为通缉浙江各地“迭犯巨案未曾捕获” 的“土匪”,下发通缉“在台处一带纠合羽党,密谋起事”——吕东升的爪牙周旭斌的训令。 

有人评论说:孙中山在没有正确判断“民主自由”的观念是否已经被广大民众接受、深入人心,革命力量是否足够对付保守势力、执政势力的情况下,贸然企图用武力去征服军事力量强大的袁世凯,二次革命失败是注定的。
这不禁让人联想起《阿Q正传》中假洋鬼子到静修庵砸碎“皇帝万万岁”和在老尼姑头上给了不少棍子的革命,那是能动摇得了封建统治根本的吗?这样的革命永远不可能达到“自由、民主”的效果,实质上是失败的。这还让人联想起阿Q的革命,他梦想的只是秀才家的箱子、器具、宁式床等等能有自己的份,他的这些梦想本身是没有信念支撑的,所以他没有精神上动力,眼睁睁看着别人在那里搬也始终没有胆量上前去一起搬。也正因为他的口号“好……我要什么就是什么,我欢喜谁就是谁”,局限于自己的权和利,因此他始终没有得到过群众的拥护和支持,甚至在被杀前游街的时候也没有得到看客们的同情、理解。由此我们是否可以从《阿Q正传》中鲁迅先生对钱洋鬼子和赵秀才到静修庵进行“暴力革命”和阿Q的梦境等富含讽刺意味描写中,猜想一下他从二次革命失败中得出的教训是:赵秀才这样封建官僚和地主阶级的代表对“民主自由”内涵缺少真正认识、投机革命、滥用暴力、得不到广泛的支持和拥护的所谓“革命”,只能是昙花一现的闹剧;阿Q这样毫无革命信念、以获取一己权和利为目的所谓“革命”,即使口号喊得再响,还是缺少内心的精神动力,即便没有付之实践行动,也会在糊里胡涂中遭到强大的封建势力疯狂反扑和残酷镇压。仔细思考一下周旭斌的被通缉罪名,就可以发现他确实颇象阿Q莫名其妙地被杀头一样令人感到可怜和悲哀。周旭斌的所谓“有图谋煽乱情事”,也许是像阿Q喊着“造反了”大摇大摆走在众人面前似的在大庭广众前曾经发表向往自由民主的议论;他的所谓“迭犯巨案”,可能是象阿Q与小D打架似的有过斗殴行动,像阿Q偷静修庵萝卜似的有过小偷行为。但是因为保守势力迎合执政势力巩固封建统治的需要,刹那间他就从原先的“后路右翼哨弁”变成了“台州著名土匪”。

武昌起义成功后的二次革命之所以结果仍然是寂寞悲哀、没人理解的局面,既令人痛心,又令人深思。革命是为实现真正自由、民主的共和制度,不是个人或党派争权夺利,所以必须首先致力于彻底铲除封建势力的统治基础;革命的进程中,改变受封建意识浸渍的中国农民的思想状态与改变他们的痛苦悲惨生活状况同样重要。

【注】 ①價[书] :被派遣传送东西或传达事情的人。 

②咨:用于同级机关的一种公文,相当于介绍信。 

③埸:疑“场”。

④贸:冒失、轻率。要:希望,请求。

浙江省都督兼戒严司令官训令第1882号


温岭市档案局(馆)主办,叶学政设计、制作

单位地址:浙江省温岭市人民东路258号行政中心大楼三楼

电子邮箱wlsdaj@tom.com  领导信箱

浙ICP备16047126号  公安部备案号:33108102000390